站群导航
  • 1
当前位置:首页 >教学科研>树人研究>第九期 >详细内容

第九期

学生为什么没有乘着想象的翅膀飞起来——有感于一次考试作文

来源:树人小学东校区 发布时间:2010-07-18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  在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,几乎都羡慕长大,渴望长大后的独立,渴望变成大街上青春飞扬的大哥哥大姐姐们,渴望听到别人说我们长大了,是一个大人了……那标志着成年的十八岁哟,那如花、如雨的十八岁哟,令我们神往。
  以“我的十八岁生日”为题,展开想象,写一篇作文。
  这是上学期五年级期末语文测试中的作文考题,在阅卷中,我们发现能写好的学生少之又少,老师们对这样的作文题的评说一浪接着一浪。
  我改着,听着,更是想着——是什么为难了学生作文呢?照理,想象作文对五年级孩子是无所不妥的,他们正处于充满想象的季节:一片树叶,在他们的眼中,可能是一艘天外飞船;一颗石子,他们像鉴宝专家似的,把玩得有滋有味,可以与哪朝哪代哪个重要人物连成故事;一只甲虫,他们会说上半天的话,成为一篇篇日记中的主角……但这一次,学生为什么没有乘着想象的翅膀飞起来呢?静而思之,我觉得这样的文题忽视了学生的想象的现实基础、认知基础和情感基础。
  看起来天马行空的想象,其实都离不开生活的土壤。譬如,孩子们画想象中的美人鱼,不管怎么画,一定会有人与鱼这两大原型在里面。诚然想象作文,也无法脱离生活。而五年级学生在十二、三岁年龄段,他对十八岁标志着成年的意识是极其有限的。我们的法律上有十八岁的界限,但对小学生来说解透不了十八岁的真正法律意义,只是一个干瘪的概念。再是现实中,十八岁的大哥哥大姐姐正在高二、高三读书阶段,而这是学业最艰苦之际,总见他们背着沉重的书包,匆匆赶路;戴着深度眼镜的,钻在书堆里写呀,算呀的。独立的幸福与青春飞扬的惬意并非到处流溢,让五年级的学生走在哪里都能触摸到丝丝缕缕,从而生出无限的羡慕来。
  我们说“情动辞发”,写作情感与心理参与的成分尤多。学生对“十八岁”既缺乏一种认知上的深切理解,情感上的激越碰撞,又缺少现实美好情境的支持,再加上“生日”的限制,学生对题发傻可想而知,只是为了考试而作文,东一鳞,西一爪,把格子塞满就是。大多是去年、今年的生日,还有点印象,套上十八岁,算作是一种想象。稍好一点的,对着十八岁,感叹几句,虽是无病呻吟,总算有点本次作文味。
  这样的作文题,真可谓为难了学生。如若是“二十年后的我”之类,学生倒可有充分想象的空间,百花齐放,编织美好未来,自然能成为一道写作的风景。如若“生日那一天”,写实版的,与学生当下的生活经历密切相联,这也会很不错,每个学生过得生日情景不一样,写的自然也多姿多彩。而来一个“我的十八岁生日”,这不是存心赶鸭子上树吗?鸭子们的游泳心情全被赶跑了,哪还有成功感可言?
  而这也为难了阅卷老师,是中规中矩的打分,还是放宽政策给分?那种折腾好难受!
  因而,我觉得我们出作文题真不能一厢情愿或随意给定,我们不是要让学生成为失败者啊!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