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群导航
当前位置:首页 >教育科研>树人研究>第九期 >详细内容

第九期

只著一“见” 尽得愁情

来源:树人小学南校区 发布时间:2010-07-18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  一、案例描述
      秋思[唐张藉]
  洛阳城里见秋风,欲作家书意万重。
  意恐匆匆说不尽,行人临发又开封。
  《秋思》是张藉的一首思乡之作,作者客居洛阳,又见秋风,满眼萧瑟,满怀愁情,提笔写信,请人捎去,也捎去了一位游子的思乡愁肠。
  曾与特级教师俞国平一起代表浙江参加“江浙沪第四届语文课堂研讨活动”,经历了一场由他策划引领孩子走进《秋思》与张藉对话的过程,感触很深。在第一句诗的教学对话中,俞老师凭借深厚的文学功底和敏锐的文学触觉,只抓一字-“见”,引领学生跨越时空,慢慢地走近洛阳,安慰一颗异居他乡的孤寂的心,着实让我们经受了一场与经典对话的快乐。
  师:谁来读第一句。
  生:洛阳城里见秋风。
  师:秋风看不见,或许那是一个早晨,也或许那是一个傍晚。诗人站在瑟瑟的秋风里,他看见的是什么呢?
  生:他看到树叶黄了,一片片从枝头飘落下来。
  师:是啊,那是叶落向根呢。
  生:他看到了天空的一行大雁鸣叫着飞向远方。
  师:大概是飞向远方的家吧。
  生:门前的地上堆满了落叶。
  师:除了看见景外,还会看到什么?
  生:看到了匆匆行走的人们,可能是赶着回家吧。
  生:看到了人们身上多了些衣裳,缩瑟着身子。
  生:……
  师:孩子们,诗人伫立在瑟瑟秋风里见到了许许多多,可此时他“见不着”的是什么?
  生:见不到家乡的风景。
  生:见不到家乡的父母。
  生:见不到兄弟姐妹。
  师:(出示诗句:夜月红柑树,求凤白藕花——《送从弟戴玄往苏州》骨肉待我欢,邻人望我荣——《南归》)
  生:读。
  师:读着这些诗句,你体会到了什么?
  生:家乡的景色很美。
  生:他和兄弟感情很好。
  生:邻里之间也非常和睦。
  师:可是在这洛阳城里,诗人见不到红柑树、白藕花,他看到的只是冷冷的秋风,读-
  生:洛阳城里见秋风。
  师:他见不到亲人的欢声笑语、乡亲的把酒言欢,他看到只有那____
  生:洛阳城里见秋风。
  师:(补充阅读张籍的资料。)你说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啊,这是一种怎么样的“见”啊?
  生:悲伤的见;
  生:无奈的见;
  生:凄凉的见
  ……
  二、案例分析:
  仔细品味俞老师与他的孩子们在教学对话过程中生成的教学内容,我们可以寻找到一条值得借鉴的把对话推向深刻的途径。
  1、想象:“见”到什么?
  诗言简意赅,可只著一字而情溢白纸。第一句诗中的“见”就是一个尽得诗意溢满诗情的字眼。“见”是作者的一个视觉行为,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我们可以体会到的是作者是无意见,抬头见,不经意间见,于是只一“见”秋满天,只一“见”而处处是秋,秋意是落寞和孤寂,阵阵袭上心头,秋情是愁情,泪眼迷蒙肝肠寸断。诗句中诗人言说见的是“秋风”,秋风何以见呵,见到的应是秋风里的满地的秋景,秋风飒飒,树木凋零,落时翻飞,黄叶堆地,衰草凄凄,雁鸣阵阵,于是心头升起难言的凄楚。这一翻对话,需要有学生的前理解的支持,需要有学生的想象的参与,俞老师的“他看见了什么”一问,引领学生展开想象,让想象唤醒曾经的经验、经历、认识等,于是学生读到的“见”就不再是一个符号,而是一幅萧条、凄凉的画了。想象而使与诗文相关的表象在读者的脑海中还原,于是诗在想象中逐渐丰满。
  2、思维:见不着什么?
  由“见什么”而生发“见不着什么”的话题,这是以想象为基础的逆向思维,它存在于视觉范围之外,由心的思念和渴盼,情的呼唤和期待而产生的具体的形象。诗人客居他乡,入秋思乡,心灵深处最想见的是家乡的亲人、朋友,然而秋风里行色匆匆的行人中,哪是我的朋友,哪有我的兄弟,去哪儿找我的父母;最亲切的是家乡的花草树木,可是满地的落叶里,哪一张里留有家乡的芳香,满城的萧瑟的树枝,哪一枝是家乡的矮树的姿态。“见什么”是表象的还原,而“见不着什么”是思维的深入,反映的是诗人内心深处的最温柔的记忆和最强烈的渴望。俞老师由“见什么”而推进学生与文本的对话走向“见不着什么”,使学生不但能身临其境,还与诗人感同身受。
  3、联想:想见什么?
  因“见不着什么”而产生“想见什么”的联想,从而使诗人的情意弥漫在诗文间,诗人的心思在诗文中鲜明起来。俞老师适时补充阅读资料,增添一些促进学生理解的信息,于是“想见什么”可见一斑,想见父母,想见兄弟,想见朋友,想见家乡的红柑树、白藕花。然而想见而只能想念,想念堆在心头,情何以堪。
  4、情绪: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
  如此,抓“见”引领想象还原表象,又通过逆向思维荡开了解读的深度,再以相关的联想则促进解读的宽度,以表象为原料,以宽度为经线,以深度为纬线,编织着化不开的思乡情结,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。
  在俞老师的教学生成过程中,我们可以捕捉一条引领学生的解读走向深入的路径,选准文本的意义生发点,通过想象、思维、联想等策略,最后与文本和文本的作者生成情意交融的境界。这正是我们通过语文课堂教学一直在追求的语文教学的智慧。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